陈潇洒

透明写手,文风不定。

第十三年,我还在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他们都在,我也还在,就好
希望他们岁月静好,无人能扰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我在江苏,心系长白
过年快乐

“我原谅你了”

任何抄袭的人都应该主动退圈,不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第五话的观后感,内含剧透,没有VIP的道友们慎入哦

这一话我个人觉得是目前为止视美改的最多的一话,但是我觉得改的很成功,可能还是因为魔道里细节描写比较多,所以动漫里肯定会有删减,进度比较快,但我还是要吹爆动漫里的那些铺垫~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秀秀写的乱葬岗那一part不是空白的嘛,等羡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会吸怨气了,所以视美大大就在第五话加了一个part,蓝老头带回了几具凶尸给他们练手,不过跑出来了,羡羡和二哥哥分头去追,危急关头羡羡吸了怨气,救了自己和小兔叽,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发现原来是给后面乱葬岗出来之后的羡羡做铺垫...

其实这个铺垫和前面水行渊那里羡羡掉进湖里想到用怨气那一part是相辅相成的,一开始只是想法,随着进度推移变成了现实。

第五话还有一个part是单独给羡羡金丹的一个镜头,在他吸怨气的时候,后面舅舅就出场了,然后对羡羡说这是邪门歪道,仙门百家都留不得你,羡羡说了自己不会再碰怨气鬼道了,这里应该是为后面剖金丹做铺垫,羡羡把金丹给了舅舅自己又被丢到了乱葬岗,迫于无奈才走了这条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羡羡从乱葬岗出来之后为什么这么强,因为他在之前就学会了吸怨气。也就像舅舅说的那样,仙门百家都留不得你,所以才发生了之后的不夜天那些事。

所以第五话表面看起来是糖,汪叽WiFi共浴等等,但细细品品,全是玻璃渣啊...

还有一个细节是汪叽注意到了羡羡吸怨气的后遗症,舅舅帮他挡了一下,当初,只有江澄一个人在魏婴身后,但最后,江澄还是没有留他...双杰的刀...

最后还是要夸一波视美大大的各种细节与铺垫❤

纯属个人yy。

啊啊啊好想学!!

提香:

<福利> 转发/评论/推荐 此条内容,随机抽4人赠送 @Marina任桃桃 的新书《人物水彩之美 手绘插画绘制技法与创意表现》一本,7月31日开奖。


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MarinaRen,一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她笔下的人物灵动洒脱、虚实相生,以画之形表其心中之意。本书全面地讲解了水彩插画的绘制技法与创作灵感,希望大家可以从本书中得到一些特别的启发,开启一扇通往“美”的大门。

樱井大毛菌:

 ☆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 

☆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  羡羡与叽的手相扣,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忘羡世界第一好  拆了的等着天道好轮回吧!

被屏蔽一万次我也要重发 😃
忘羡女孩绝不服输!!!!

不甘心 然而

欤旅是只单身汪:

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没睡
其实我心里已经做好了小组赛回家的准备,但是理智上懂是一回事,情感上能接受是另一回事。
德国队的表现不多说了
现在这个局面谁都有责任
可是诺伊尔被骂到我真的受不了
英格兰球迷今天简直是狂欢
拉黑了一个还有一堆
我可以接受他们说德国队踢的烂德国队也有今天
可是诺伊尔从前做了他应该做的
今天也做了他应该做的
他的付出得到了什么
一闭上眼睛就是满满的新总
不甘的眼神 寂寞的背影 紧皱的眉头
人们记住了奥乔亚
记住了赵贤祐
但是他们记住的诺伊尔是那个不自量力抛弃球门的人
我没有别的话说
虽然不甘心
可是我相信
诺伊尔不需要他们的否定或者肯定
他是世界级的门将
从前是 现在是 永远是

[DFB][拜仁]托马斯·穆勒产品使用说明书

这号专门开脑洞写文:

我忽然发现以前写过这个但一直没发……


一、产品型号


托马斯·穆勒,由拜仁慕尼黑与德国电饭煲工厂合作生产,暂时没有第三家厂家,以后也不会有。本产品第一代为托马斯·卷毛小可爱·穆勒,目前通行的是第二代托马斯·话唠满脸褶·穆勒,第一代在极个别情况下还会生产。


 


二、产品简介


姓名:Thomas Mueller 托马斯·穆勒


性别:男


第一代第一批出厂日期:1989年9月13日


产地:德国巴伐利亚州慕尼黑


身高:186cm


体重:74kg


发色:浅棕色


瞳色:您的产品为虹膜异色


产品获奖证书:巴伐利亚方言十级,德语二五零级,捡漏十三级,打牌二十五级


 


 


二、产品特征


1. 如若您在塞贝纳大街、安联球场、或者德国国家队训练时的任何一个场地看到一个四肢纤瘦且不平衡、无故咧着大嘴傻笑、和训练背心有仇、狂飙巴伐利亚方言、硬要找别人打牌、或是在捡漏、不是在捡漏就是在捡漏的路上,不用怀疑,这就是您的穆勒产品。


2. 当您的产品与其他拜仁系列产品或电饭煲系列产品合用时,会开启捡漏狂魔模式,并且进球方式越来越向随机形式靠拢中,这也是该产品最让人惊喜的地方之一。


3. 当您的产品不参加与其他产品的合用时,大多数时间会花在打牌、喂马和陪老婆上,所以请务必配合购买巴伐利亚牌、胡萝卜、马、以及丽莎·穆勒产品。


 


三、产品性能与保养


1. 您的穆勒产品主要副本有拜仁副本,电饭煲国家队副本和日常副本。


①您的产品在和其他拜仁系列产品合用时能体现出很好的兼容性,尤其是和拜仁的前锋系列产品如克洛泽、戈麦斯、曼朱基齐系列产品,最近和第二代莱万多夫斯基产品有较强兼容性。


②您的产品在和其他电饭煲系列产品合用时能体现出很好的兼容性。但是如果您的产品在使用时去偷诺伊尔产品或者魏登费勒产品的手套了,说明您的产品已开发隐藏的守门模式,请立即联系本厂的科普克先生,满足一下您的产品暂时的守门欲望:但务必注意在正式比赛关掉该模式。


③穆勒产品的日常模式:请见产品特征第三条,并配合购买相应产品。




2. 产品保养之食物?


您的穆勒基本不挑食,但请不要给他投喂太多垃圾食品,虽然该产品体重变化不明显。如果您能配合购买巴伐利亚菜如猪肘、酸菜、白香肠、啤酒等那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请注意不要让您的产品轻易下厨,并且注意让您其他产品远离他所做的食物。


3. 产品保养之衣物


请备好拜仁0910赛季至今所有长短袖25号球衣,以及电饭煲10年至今所有球衣,并且配配好相应打底衫(尤其必须备好一件白色打底衫,并且提醒您的产品把它藏在球衣里,尽管他不一定会听取您的意见、这件打底衫还是会经常露在外面),秋衣数件,秋裤数条。




4. 产品保养之周边。


您的穆勒和拜仁及电饭煲系列所有产品都有较强的兼容性,尤其是拉姆产品、施魏因施泰格产品、范加尔产品,以及之前提到的前锋系列产品(此处前锋包括之前提到的诺伊尔系列产品),同时您的穆勒产品生产流水过程同巴德施图贝尔系列产品同步率较高,也能表现很强兼容性。但是在您使用两系列的其他产品时请务必要保证不要让您的穆勒太过于接近他们,尤其当您同时拥有哈维·阿隆索产品时:若您的哈维·阿隆索产品表现出傻笑、话唠等症状时,请让您的穆勒暂时离他远一点,如果您的穆勒不在哈维·阿隆索边时仍表现出这样的症状,这说明您让穆勒接近他太久了,本厂也表示无能为力。


另外您的产品碰到其他公司生产的各种门将系列产品时,表现出的兼容性也会比面对大多数其他产品时要高。


 




四、以下是常见的问题与解答。


1. 


Q:我的产品经常肢体不平衡、袜子掉下来,请问我该怎么办?


A:您好!以上都属于该产品的正常现象,如果他袜子掉下来请提醒他穿上去;肢体不平衡也是正常现象,并非产品质量问题,请放心,您的产品很少受伤,但若出现受伤现象(如不小心被S·拉莫斯系列产品马吻一记),请立即送往本公司维修部沃尔法特神医处。


 


2. 


Q:我可以和我的穆勒聊天吗?


A:当然可以,您的穆勒是理想的聊天对象,特别是当您家中广播与音响无法正常工作时;但请注意您的产品话非常多,请务必谨慎考虑您的选择。


 


3. 


Q:请问我的穆勒有什么禁忌吗?


A:请不要在您的穆勒面前播放10、12年欧冠决赛录像,12年欧洲杯半决赛录像。尽管您的穆勒心脏很大,但还是有当场报废的可能性。另外请不要随便迫使您的穆勒和其他产品交换球衣,您的穆勒有洁癖,可能当场暴走,除非和布冯产品交换球衣。


 


4. 


Q:第一代产品和第二代产品在功能上有何差异?


A:第二代产品在第一代产品的捡漏基础上增加了内切、单刀、点球等更多随机功能,另外第二代产品的停球距离从第一代的五米改进成了三米。




5. 


Q:如果我的穆勒闷闷不乐了怎么办?


A: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如果发生在没有出现很大变故时,很可能只是一个小故障,让您的穆勒和您聊聊天,一起打个牌,捡个漏,或者让刷一下13年欧冠决赛或14年世界杯决赛副本,很快穆勒心情就会好起来。如果并非小故障而产生闷闷不乐的情绪,请您务必好好检查一下您的拜仁或电饭煲系列产品是否出现集体性故障,因为连穆勒产品都开始闷闷不乐时,说明粗大事了。




6. 


Q:我手里的非拜仁或电饭煲国家队系列产品和穆勒产品进行比赛时,表示穆勒产品让他们非常不舒服,请问这是什么情况?


A:抱歉,这就是该产品的特色,如果感到不舒服,那只能继续不舒服下去。






最后请好好爱您的穆勒产品,因为他也会爱您,为您的生活增添惊喜。

关于蜘蛛侠的你应该(或者不该)知道的事:

小蜘蛛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想着要不要搞个虫哥的人设科普什么的……之前不是有个小贱贱的老长的那条么,想对称写个虫虫的,结果开始写的时候像个老父亲一样絮絮叨叨一大堆鸡毛蒜皮的事情……写到最后居然有点泪目。


敲摸着夹了一句贱贱




关于蜘蛛侠的你可能该(或者不该)知道的事:


他很少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他喜欢梅婶烤的小麦饼,喜欢科研,如果能有机会的话,他想在地平线当研究员一辈子。


他不喜欢应酬,也不擅长金融方面,他在这方面一团糟。


不过他在曼哈顿有间公寓。


他讨厌编辑和绿魔。


他不喝酒,滴酒不沾,去酒吧只点牛奶,所以从来不会喝醉。除非你的名字是死侍,并且骗他喝了一杯侍汁。


他的好奇心非常旺盛,有着科研人员特有的好奇心,会忍不住东摸摸西戳戳。


他的缝纫技术一级棒,但是早年经常没钱买菜。




如果他很痛苦,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唯一会选择的就是一个人逃离开,躲在没有人看到的角落里面,等待着渐渐好转起来。


他会像普通人一样容易生病,而且很怕冷。


如果你不主动帮助他,他很少会主动求援,但如果你需要帮助,他一定愿意出现。


他不愿意求援是因为他担心别人会因此受到伤害。


他有时候会做一些自己不喜欢、但是他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就像爱和责任之间,他永远都会选择责任。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天堂,但他大概会去地狱。




他有着棕色的头发。


其实他长得挺好看的。


蜘蛛侠永远不会主动伤害别人,除非他心情不好还遇到了撞在枪口上的反派(?


但如果你是纽约的普通的反派,只要夸他冷笑话说的很好笑,他就会很高兴的只把你捆成一团。


他的冷笑话真的超冷的。




他有时候会脑补自己的一百种死法,包括蛛丝没荡好撞成脑震荡之类不靠谱的念头。别理他。他可能有被害妄想症。


彼得帕克是个内向腼腆的宅男,但是蜘蛛侠习惯说玩笑话。


他说自己说笑话是为了掩饰他的恐惧和害怕。其实真相是大部分时候他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但面罩的确遮住了他的眼泪和血。


他不肯摘下面罩有时候并不只是因为他不相信别人,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脸上全是伤,而他不愿意让别人看到。




他喜欢在纽约上空自由地飞荡。


运气糟糕到和好脾气一样远近闻名。


他生气的时候会偷偷用蛛网把JJJ的脚黏在地上一个小时。


如果你抢了他的活,他可能会生闷气。


但他的脾气变得比翻书还快。




他值得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别伤害他。他已经遭遇的足够多了。


也别为他难过。他会想安慰你的。



In Firenze

之前的不小心删了,再发一遍吧emmmm
欢迎品尝。

丞坤/慢热/ooc/清水

*Firenze佛罗伦萨,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区首府,位于亚平宁山脉中段西麓盆地

“你现身你离去而锻炉里的火发出红光
  那些冷杉那些宫殿那些塔
  我在这儿刻下你的名字
  在匿名的悲悼之外”
                      From:Robert Desnos

范丞丞在18岁的时候作为美术交换生来到这座意大利浪漫之都,这是他在这的第四年。

十五至十六世纪的佛罗伦萨是欧洲著名的艺术中心,如今五六百年逝去,这座城市就像一簇火焰,经久不息,不朽而华丽。

米开朗基罗广场,是观赏和描绘佛罗伦萨的绝佳地方,这是范丞丞在佛罗伦萨最常去的地方。

2018年3月30日22:24,此刻,范丞丞在夜晚的米开朗基罗广场上,大卫像屹立在众铜像的中间,在月光下皎皎发光。

佛罗伦萨的夜才刚刚开始。

这里的人们似乎很享受夜晚的生活,狭窄的石板路上飘荡着优雅的弗鲁特曲调,穿着肥大裤子的丑角在表演杂耍,周围来自地球不同时区的瞳色各异的人们鼓掌喝彩,弹着吉他拉着手风琴的流浪艺人在阿诺河对面的卡采奥里大街到米开朗基罗广场的大卫像间游荡,他们激情澎湃或悲伤惆怅。

范丞丞喜欢描绘夜晚佛罗伦萨的人们,他架着画架,身旁一盒油画颜料,手中托着调色盘,拿着画笔,弓着身,仔细勾勒。

范丞丞抬眸,月光洒下,给佛罗伦萨蒙上一层薄纱,也给月光下的人儿增添了点静谧。

是个亚洲人。在一片白种人中十分显眼,不同于白种人的冷白色皮肤,他的皮肤像剥壳的蛋白一样洁白光嫩,温润的眉眼独有亚洲人的韵味,挺拔的身高就算在一群健壮的欧洲人中也毫不逊色,黑色微卷的发丝在夜风中被吹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和含水的眸子。

“So fantastic.”范丞丞想。

那人丝毫没有被范丞丞炙热的目光影响,仍然孜孜不倦地摆弄手中的相机,他好像对街头的流浪艺人并不感兴趣,执着于眼前的米开朗基罗雕刻的青铜复制品,从各种角度拍摄,他弯下腰来,由于身体的大幅度摆动,洁白的腰肢从衣摆下露出,在月光下泛起银光,似乎对这个角度不满意,他又换了一个姿势拍摄,鼻尖微微沁出汗珠,顺着挺拔的鼻梁滴下,划过刀削似的下颔骨,落到地上。

落到范丞丞的心上。

范丞丞面前的画布上截然一个温润如玉的亚洲少年,他停不下手中的画笔,他喜欢画美好的事物。

“Chinese?”范丞丞耳边响起一声软糯又磁性的声音,他这才从发愣中回神,转头,对上一双清澈带笑的眼眸。

“Yeah...yeah!!”

“哎...不对,是的,我是中国人。”很久没有说过中文的范丞丞并没有觉得母语变得陌生,反而变得更加亲切。

那人抿嘴微微一笑。

“你好,我也是中国人,我叫蔡徐坤,你呢?”

“我叫...范丞丞。”范丞丞长期以Adam自称,几年没有用过的中文名读起来甚至有些生疏。

“名字很可爱哦...我可以叫你丞丞吗?”

“当然可以!!”

蔡徐坤往范丞丞的画布上瞄了一眼,“你是在佛罗伦萨学美术的吗?画的好棒...等等,这是我吗?”

“对不起对不起,未经允许就擅自画了你,可我真的很喜欢画美好的东西...”范丞丞连忙道歉,生怕眼前人愠怒。

“蔡先生您真的很好看。”范丞丞又真情实意地补充了一句。

蔡徐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可完全没有生气啊,被你画得这么好看可是我的荣幸啊,还有,我没有这么老啦,叫我坤坤或者坤哥就行了。”

“好的...坤哥。”

好像是太久没有和同乡人讲话,范丞丞局促地拿着画笔,想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晚风瑟瑟,气温在凌晨骤降,但广场上的人仍只增不减。

“降温了啊,介意和我去bar坐一坐吗?”蔡徐坤摸了摸自己单薄的外套。

“好。”范丞丞收拾好画具,与蔡徐坤一起进入街角的酒吧。

酒吧里的驻唱歌手在圆台上悲情演唱,沉重的爵士乐充斥整个酒吧。

范丞丞和蔡徐坤在窗口相对而坐,凹凸有致的女服务员信步走来,

“Can I help you?”

“Butter beer,thanks.”蔡徐坤说。

女服务员将视线转向范丞丞。

“Like him.”范丞丞看向对面的蔡徐坤。

他们静静坐着等待,不久,刚点的黄油啤酒就送到面前了,两杯热腾腾的啤酒还往外冒着白沫。

“在寒冷的夜晚来一杯黄油啤酒再好不过了,不是吗?”蔡徐坤微笑着看向范丞丞。

“那是自然。”

“只是没想到加利福尼亚洲西南部的黄油啤酒在佛罗伦萨也这么正宗。”蔡徐坤微抿了一口啤酒,感叹到。

“你在佛罗伦萨呆了几年了?”他向范丞丞发问。

“四年多了。”

“佛罗伦萨是坐很美的城市,是吗?”

“当然,它的魅力是无与伦比的,你是来佛罗伦萨的游客吧,为什么选择这座城市呢?”

“我想你大概猜到了,显而易见,我是名摄影师。”蔡徐坤眼底的熠熠星光让范丞丞想到了花之圣母教堂上空的星星。

“的确猜到了,来佛罗伦萨的中国人很少,在广场上一眼就注意到你了。”

“那边露台上的文字,刚才就注意到了,你应该会意语吧,可以为我翻译一下吗?”蔡徐坤眼神飘向窗外。

“我的荣幸。”

“佛罗伦萨建筑师朱赛佩波吉,这里是他的纪念碑。”

“朱赛佩波吉...他是位很棒的建筑师。”

“没错,米开朗基罗广场就是他的杰作。”

他们默默品尝着黄油啤酒,暖黄色的灯光洒下,给范丞丞镀了一层金,虽然他是中国人,但脸部的轮廓却像欧洲人一样,有种混血的韵味。

很像米开朗基罗手下的雕塑,蔡徐坤想。

“哎快凌晨了啊?我想我要走了。”蔡徐坤看了看腕表。

“决定好住所了吗?”范丞丞问。

“还没有,米开朗基罗广场是我的起点站,本来只想拍几张照片就走的,没想到会这么晚,我的行李还托付在广场的管理处。”

“我住在一家客栈,不介意的话,可以先住几晚,那里的环境很不错,价格也不高。”范丞丞看着对方苦恼的神色,开口。

“再好不过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听到范丞丞的话,蔡徐坤刚刚皱起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他们取了行李,坐上公车,来到范丞丞居住的客栈。

普鲁斯客栈坐落在花之圣母大教堂1公里外,客栈里的老板娘很热情,招呼人把蔡徐坤的行李安排好,又为他们精心准备了晚餐。

“你和这里的老板娘很熟吗?她对我们很热情啊。”蔡徐坤摆弄着盘子里精致的意式蛋糕,金属制的小叉子与盘子边上的金色花纹不停摩挲。

“是啊,我在这里住了1年多了,佛罗伦萨人对待外国游客都很热情。”

“你是第一次来佛罗伦萨吧?我这几天没什么事,可以让我带你在这里到处转转吗?”范丞丞看向对面的人。

“荣幸至极。”蔡徐坤微笑点头。

他们在分叉口告别,准备回到各自的房间。

“Have a good night.”

“You too.”

*第一日
他们的第一站是坐落在阿诺河上的老桥,范丞丞对蔡徐坤说这是意大利中世纪最著名的石拱桥之一。

他们花了20欧元在阿诺河上泛舟,蔡徐坤拍下了老桥的全景,还有他们的小舟在河中的倒影。

老桥现在已经不是老桥了,它经历的许多波折,如今已经变成了一条珠宝街,范丞丞说。

他们下了小船,登上老桥,果然如范丞丞说的一样,老桥上的商铺卖着各式各样的珠宝,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似乎在同一天都来到了这里,人山人海。

蔡徐坤被各种稀奇古怪的珠宝吸引,拿着相机东跑西跑,范丞丞生怕他走丢,一直紧跟着他,但还是被又一波人群冲散。

蔡徐坤的个子在亚洲人里可能算高,但在一群健壮的欧洲人里,就被埋没在人海中了。

正在范丞丞焦急之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见找了好长时间的人终于出现,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刚想对他说不要乱跑,对方却先开了口。

“看,我给你买的,就当作你带我参观佛罗伦萨的谢礼吧!”蔡徐坤手里拿这一串橙色的芬达石手链,亮晶晶的眼中透着喜悦。

看到你这么开心,我也很开心。

范丞丞想。

他收下了那一串手链,在佛罗伦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橙色的宝石璀璨又晶莹。

这个小傻子一定不知道芬达石的寓意吧:

和爱人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第二日
他们今天要去领主广场。

这是意大利最美的广场之一,你会喜欢这里的,范丞丞说。

果然,蔡徐坤到这来之后,手中的相机就没停过,海神喷泉,柯西莫一世骑马雕像,狮子雕像,珀尔修斯和美杜莎...世界上最杰出的雕塑作品都在这里。

范丞丞颇为无奈地看着注意力一直在雕塑上的人,他好像完全忘记自己身后还站着一个人了。

蔡徐坤和范丞丞站在了珀尔修斯和美杜莎的雕塑前。

“这是雕塑家切利尼的作品。”

“珀尔修斯是古希腊的英雄,他砍下了美杜莎的头颅。”范丞丞说。

蔡徐坤凝视着雕塑,珀尔修斯左手高举血淋淋的美杜莎的头颅,右手拿着刀,左腿弯曲,脚下踩着敌人的身躯。

美杜莎也很可怜,她当初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凡人而已,蔡徐坤低声说。

“是啊。”

*第三日
他们的第三站是皮蒂宫。

“皮蒂宫原来是意大利著名家族美帝奇的住家,现在被改造为博物馆。”范丞丞说。

他们花了17欧元进入皮蒂宫。

穿过拱形大门里面就是中庭,范丞丞带着蔡徐坤接着往里走,穿过阿马纳蒂庭院,到达了庭院后身的高于它的波波利山丘,也就是波波利花园。

大片呈规则几何形状的冬青树和柏树让蔡徐坤不禁为之赞叹,他深吸一口来着佛罗伦萨大自然的空气,跟着范丞丞穿过喷泉和雕塑,登上台阶,来到柏树林荫道。

“这些本来都是野生的冬青树和柏树,经过了园艺师的改造变成了今天的波波利花园。”范丞丞说道。

“没想到自然与人工可以结合的这么和谐。”蔡徐坤看着透过密密的柏树洒在地面上的点点光斑,按捺不住拿着相机的手。

他抬起头,举起拿着相机的胳膊,拍下了从绿茵间透过的阳光,春日的太阳不是很烈,但仍然很刺眼,蔡徐坤微微眯起了眼睛,强光照射他的眼睛很不舒服。

“你真的很热爱摄影啊。”范丞丞把头顶的鸭舌帽拿下,按在了蔡徐坤的头上,蔡徐坤微卷的发丝从他指尖流淌过去,惹的他手心很痒。

“是啊,就像你喜欢画画一样,我也想用相机记录下美好的东西。”蔡徐坤刚从强光中适应回来,微眯着眼笑着看向范丞丞,像只慵懒的猫儿。

他们继续在柏树林里穿行。

“丞丞。”

范丞丞听到身后人的声音,疑惑地转身。

“咔嚓”一声,蔡徐坤按下了快门。

“拍我干嘛?”范丞丞一愣,随即失笑,作势要从蔡徐坤手中拿过相机删掉照片。

“因为你也很美好啊。”蔡徐坤躲过了范丞丞的挠痒攻击,笑着说,拟声词的尾音让这句话变的纯洁无瑕。

“你也是,美好的像古希腊传说里的天使。”范丞丞想。

*第四日
他们从客栈出发,用了12多分钟步行来到乌菲齐美术馆。

蔡徐坤今天意外的没有带相机,因为美术馆里禁止拍照。

他们观赏了欧洲各大艺术名家的作品,来到了达芬奇的“三博士朝圣”面前。

“这幅画讲述的是圣经中耶稣诞生之时东方三博士前来朝拜的故事。”

“1481年达芬奇创作了他,它是标志达芬奇的艺术风格达到成熟期的作品。”

范丞丞说。

蔡徐坤在范丞丞的带领下,又来到了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面前,裸体的女神维纳斯饱满的欧洲美让人眼前一亮。

“波提切利是位很棒的意大利肖像画画家。”

“我也想到达他那样的艺术领域。”

范丞丞转过头对蔡徐坤说。

“会的。”

*第五日
他们来到了中央市场。

范丞丞对蔡徐坤说要带他品尝佛罗伦萨当地的美食。

在第一层的西南角,范丞丞领着蔡徐坤在一家牛肚包摊位面前排队,虽说是早上,但人仍然很多。

“这是中央市场最火的食物,而且每天供应的量有限,通常到中午就都卖完了。”范丞丞说。

一共7欧元,两个牛肚包,其实就是意式的肉夹馍,只不过配上意大利独特的辣酱,别有一番风味。

他们在一层转悠,蔡徐坤看到一家卖车厘子的水果摊,眼前一亮。

“喜欢吃车厘子吗?这里的车厘子是最正宗的。”范丞丞问。

范丞丞本来只想买2欧元的车厘子,但在蔡徐坤的央求下买了5欧元,蔡徐坤抱着一大筐车厘子,走在前面,吃得开心。

“吃这么对车厘子不怕吃坏肚子嘛...”跟在蔡徐坤身后的范丞丞无奈地看向面前蹦蹦跳跳的人儿。

他们在中央市场转了一天。

夕阳西下,晚霞浸染了整个天空,红的壮美。

蔡徐坤和范丞丞人手各拿一个冰激凌,漫步在夕阳中的广场上。

最惬意的不过就是和爱的人一起在晚霞中共享欢乐。

“丞丞,看。”蔡徐坤拉了拉范丞丞的衣角,示意他看向自己所指的方向。

一对同性恋人在裸体的女神像前热情拥吻。

夕阳洒在他们身上,美得无与伦比。

“他们一定很幸福吧。”蔡徐坤偏头,看向范丞丞。

“嗯。”

*第六日
最后一站,是花之圣母大教堂。

教堂通常是庄重威严的,很少有教堂能想花之圣母大教堂一样如此多姿,这座使用白、红、绿三色花岗岩贴面的美丽教堂到处都充斥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优雅,古典,自由的美。

他们去那儿的时候正好赶上一对当地新人的婚礼仪式。

范丞丞和蔡徐坤被那对新人邀请到客宾席,他们挨着坐在一起,见证一对新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程序,终于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牧师看向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士问道:

“Groom, do you want to take the bride as his wife?”

“Yes,I do.”他回答。

牧师转头看向身着一袭美丽的白色婚纱的女士,道:

“Bride, do you want to marry the groom?”

“Yes,I do.”她回答。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新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一对新人,此刻,在爱情的注视下,热情拥吻。

在热烈的掌声中,蔡徐坤捏了捏身旁人搭在腿上的手,轻声说:

“I do.”

范丞丞对上蔡徐坤清澈的眸子,

“Me too.”

2018年4月5日,范丞丞和蔡徐坤相识的第七天,范丞丞和蔡徐坤相恋的第一天。

感谢品尝,或许...可以留下你的一点评价或喜欢?

请求

求改回,真的丑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